<kbd id="sttop" ></kbd>
  1. <video id="sttop" ><big id="sttop" ><xmp id="sttop" >
  2. <rp id="sttop" ></rp>

    <var id="sttop" ></var>

    <pre id="sttop" ><video id="sttop" ></video></pre>
    <nobr id="sttop" ></nobr>

    博猫娱乐

    2020/01/27  09:50  星期一

    广告
    • app下载
    首页   >    国内   >    正文

    生物科技企业2019年密集上市 走势分化后能否出生行业巨头?

    来源:面包财经 2020-01-14 13:38:34

    2019年的医药行业冰火两重天,既涌现相关企业因集中采购政策影响而股价大跌,也有行业巨头恒瑞医药全年股价涨幅近一倍,总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元。

      外汇天眼APP讯 : 2019年的医药行业冰火两重天,既涌现相关企业因集中采购政策影响而股价大跌,也有行业巨头恒瑞医药全年股价涨幅近一倍,总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元。

      错综复杂的行业环境下,其中有一条细流慢慢集聚后变得越发清晰,那就是生物科技企业的密集上市。可以说,这些新兴势力正逐渐成为我国医药行业的一股重要力量。

      面包财经研究发现,生物科技企业的崛起除了受益于中国人才、融资环境、行颐魅政策等相关要素逐步完善成熟以外,港股、A股上市新政的陆续推出也是核心驱动力之一。

      港股市场:新上市规则助推赴港上市

      首先来看港股市场。

      港交所于2018年修订了新上市规则,允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依照港交所《主板上市规则》的界说,生物科技公司是指主要从事生物科技产品研发、应用或商业化发展的公司。其中的第十八A章规定,生物科技公司申请上市需符合如下条件:

      1、 向交易所证明并令其确信申请人合资格及适合以生物科技公司的身份上市;

      2、 上市时的市值至少达15亿港元

      3、 在上市前已由大致相同的管理层经营现有的业务至少两个会计年度;

      4、 确保申请人有充分的运营资金(包含计入新申请人首次上市的所得款项),足可应付集团由上市文件刊发日期起计至少十二个月所需开支的至少125%。

      政策修订昔时,就有包含歌礼制药、百济神州以及华领医药在内的多家药企根据新规则完成上市。

      到了2019年,越来越多的生物科技药企根据新规则登录港交所:

      A股市场:申请登陆科创板

      对于A股市场来说,由于科创板于2019年正式开板,生物科技企业登录A股资本市场有了新的渠道。

      相关文件指出,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资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家当和战略性新兴家当。同时,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尚未盈利或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

      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上市科创板企业中,微芯生物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上市之初,微芯生物只有1个产品获批上市,即国家1类原立异药西达本胺。公司2016-2018年实现的营业收入为0.85亿元、1.11亿元、1.48亿元,同期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66万元、893万元以及1792万元。公司选择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对比来看,在2019年的创业板新上市企业中,钢研纳克实现的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最低,但也达到了4859.47万元。

      如果没有科创板的推出,微芯生物要想登陆A股资本市场,预计还需期待较大一段时间,以满足相关财务标准。

      不仅如此,还有多家生物科技企颐魅正在排队申请科创板上市。下表列示了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在3000万元人民币以下且正排队申请科创板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其中,泽璟制药进度领先,目前已处于注册生效阶段,将于2020年1月14日正式开始上市申购。

      股价走势:两极分化

      从这些生物科技企业上市后的表示来看,涌现出较为明显的两极分化特征。

      以香港市场2019年新上市的8家生物科技企业为例,上市首日涨跌互现,折半上涨折半下跌。但随着时间推移,截至2019年底,只有康希诺生物和康宁杰瑞制药这两家仍然录得上涨,其余全手下跌,部分甚至涌现跌幅过半。

      仔细研究发现,上涨较好股票的一个普遍特征是在研产品市场潜力较大且研发进度相对领先。而表示较差的则受到了市场竞争或者研发不及预期等因素的影响。

      这其实是生物科技企业的正常现象,这些企业一般处于早期阶段且积累相对有限,有时候一个产品的研发成败就能决定企业的生死。研发失败往往损失惨重,研发胜利则可能获得“暴利”。

      他山之石:密集上市后能否出生大药企?

      生物科技企业加速上市,除了受益于交易所上市新政,也和国家近些年陆续推出的鼓励立异药政策息息相关。

      2015年以来,CDE(国家药品审评中心)加速审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加入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以及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的推出等均有助于立异药的发展。

      横向对比发现,中国目前生物科技领域的发展与美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颇为相似。

      1984年,美国推出哈奇—韦克斯曼法案(Hatch-Waxman Act),鼓励仿制药研制、增进新药研发。具体到新药掩护方面,给予含新化学实体的获批上市新药五年的数据独有掩护。同时,对于新药审批过程中耗费的时间,新药原研厂商也会获得相应的专利掩护期赔偿。在此之后,美国陆续涌现了一批大市值生物药企。

      面包财经研究发现,美股前五大生物科技药企的上市时间均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这正是哈奇—韦克斯曼法案推出的前后。

      2018年以来,众多未盈利或者盈利规模较小生物科技企业登陆资本市场,未来随着产品逐渐获批上市,或许同样能够出生出属于中国的安进、吉利德科学等在全球制药界有较大影响力的企业。

    更多国内消息,请关注下载外汇天眼APP,平台真假,一查便知

    【免责声明】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流传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包管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博猫官方注册

      <kbd id="sttop" ></kbd>
    1. <video id="sttop" ><big id="sttop" ><xmp id="sttop" >
    2. <rp id="sttop" ></rp>

      <var id="sttop" ></var>

      <pre id="sttop" ><video id="sttop" ></video></pre>
      <nobr id="sttop" ></nobr>